探长电话
探长直线电话:

婚姻调查

其实她不愿意和这个大哥住在一个屋檐下

杭州私家调查其实她不愿意和这个大哥住在一个屋檐下,弟弟比我小三岁,高中毕业就打工了,在打工的时候认识了现在的妻子红梅,也就是我的弟妹。而我呢,一直过着单身狗的生活,30岁仍孑然一身。别人都说我眼光太高,标准太多,所以找不到合适的人,只有我自己知道,为了弟弟结婚,我倾其所有,还借了5万元的外债,哪有钱谈婚论嫁。可即便我如此对待他们,当我遇到困难,甚至连租房子的钱都没有的时候,弟妹的话让我伤心至极。

为了给弟弟结婚,家里已经是负债累累的,红梅要求在太原全款买房,弟弟不想放弃她,所以咬着牙答应了。父母也挺欣赏红梅的,觉得小儿子娶了红梅,能够性格互补,红梅直爽的性格能够弥补小儿子怯懦的性格。于是父母只能找我商量,他们跟我说,“你一时半会也没有合适的,你比二小子本事大,有文化,要不咱们先帮他,等你将来要结婚的时候,再找二小子帮忙。

其实,父母的意思我明白。父母想把原本给我存下的结婚钱给了弟弟,但还差十五万。很少服软的父亲,竟然向我开了口。他说,“你见多识广的,眼下二小子结婚要钱,你能不能帮忙拿点钱,如果能拿十五万,就够了,就算爸爸向你借的钱。”父亲都开口了,我只能“赔了夫人又折兵”,不仅要放弃父母为我准备的结婚钱,还要将我自己的个人储蓄拿出来。

于是,我便将自己辛苦攒下的十万元,又管大学同学借了五万元,一起给了父亲。其实,父母说话的时候,我弟弟就在旁边,他听得真真切切。由于他们是结婚时才谈论的房子,所以红梅家要求将房款先足数的搁置起来,等结完婚再慢慢寻觅好的地段。但结完婚,他们又都在太原打工,该住哪里呢,父母又将这个问题抛给了我。

是的,我在太原租了一套小两居,独自一人居住。父母的意思是,让弟弟妹妹住主卧,我住次卧。但红梅不同意,她不愿意和我这个大哥住在同一个屋檐下。其实,我也不想跟他们住在一起,但我身上的余钱只够租一间插间的,我便试图询问红梅,能否借我点钱,让我出去租个房子。但没想到,红梅拒绝了我,还说到,那15万是你爸妈管你要的,与他们两口子无关。

听完红梅的这段话,我伤心至极。后来,我便踏上了去往外地的火车,再后来我慢慢地还清了同学的钱,也开始有了自己的积蓄。至于那个弟媳妇,我想,我可能再也没办法原谅她,至于我的父母,我不会埋怨他们,因为我知道他们也不容易,未来的人生,需要靠自己了。